今天是2018年3月27日 星期二,欢迎光临本站 合肥全金钣金制造有限公司 网址: www.ahqjbj.com

行业动态

铁矿石上涨导致钢才上涨

文字:[大][中][小] 2015-8-19    浏览次数:1422    


  铁矿石一季度涨价40% 中小钢企被迫停止进口 www.sina.com.cn 2011年04月29日 03:16 21世纪经济报道

  邓瑶

  进口铁矿石无节制地涨价,使得越来越多国内钢企不得不停止进口铁矿石。

  4月26日,宝钢集团董事长徐乐江告诉本报记者,国内小高炉已停止使用进口矿,原因是高价进口矿已触及企业利润底线。

  本报记者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下称中钢协)获悉,随着钢企利润继续被压缩,越来越多企业将选择停止进口铁矿石。

  徐乐江对本报记者表示,今年以来,我国钢企的利润继续被高价进口矿挤压,目前矿商和钢企这种极不均衡的产业利润分配格局是违背规律的,并且是不可持续的。

  徐乐江表示,今年一季度,重点钢铁企业的利润率只有3%左右,相当多的钢企再陷亏损泥潭。

  中小钢企停止采购

  自今年开始,尽管钢材价格有所回暖,但由于铁矿石价格涨幅远超过钢材价格涨幅,使得国内钢铁企业的盈利空间进一步缩小。

  发改委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钢材价格上涨约17%,铁矿石价格上涨40%。

  河北武安钢铁一位负责进口矿的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从3月开始,公司压缩进口量,转而使用库存。

  该人士表示,如果铁矿石价格继续上涨,停购量将会加大,因为“生产比停产还亏钱”。

  徐乐江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停止采购进口矿主要针对钢厂的小高炉,但大高炉依然继续采购,因此,停止采购的量并不大。

  停止采购进口矿导致国内港口库存降低。据“新华—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检测,由于部分中小钢厂已停止采购国外高品位资源,国内库存均处于较低水平。

  铁矿石价格也受到一定程度影响。本报记者从日照港(4.47,0.10,2.29%)获悉,国内品位63.5%的铁矿石价格微降,观望情绪浓厚。

  实际上,不少政府官员和钢企管理者呼吁业内以停止采购进口矿的行动来抵制矿商的涨价行为。

  武钢集团总经理邓崎琳曾对本报记者表示,抵制涨价最好的方法,就是全国钢企联合起来一段时间不进口铁矿石,到时候价格自然就降下来了。

  理论上来说,中国占据国际铁矿石需求的半壁江山,集体停购对矿商的打击不言而喻。以澳大利亚为例,铁矿石已成为澳大利亚的最大出口商品,也是中澳两国商业合作的核心所在,中国的需求也推动澳大利亚的贸易额大幅攀升。

  不过,市场人士认为,钢材需求旺季即将来临,钢企可能会重新采购进口矿,到时候,铁矿石价格将被重新拉高。

  产业链风险加剧

  在供不应求的市场局势下,产业利润向供方转移是一种客观现象,但市场经济发展的经验证明,这种转移不是无止境的。

  过去十年,全球钢铁产业链主要是围绕铁矿石供求这条主线而展开惊心动魄的博弈,铁矿石有一个专业而冷门的金属品种,摇身变成炙手可热的商品。

  上述十年,全球钢铁产品价格上涨2.3倍,中国进口铁矿石到岸价至少上涨了7倍。2010年,中国钢铁企业全行业利润不足3%,甚至低于当年银行存款利润;利润总和不及必和必拓、力拓、淡水河谷三家公司中的任何一家。

  产业利润分配的不平衡在今年继续加剧,也受到政府层面的高度关注。

  中钢协前常务副会长罗冰生表示,行业利润被挤压已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钢企与矿商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一方死掉,另一方也将灭亡。

  徐乐江对本报记者表示,产业链风险已积累到即将释放的程度。除了需求方利润几乎全部被剥夺,铁矿石上游的投资风险也在加大。

  资本具有天然的逐利性。近年来,在铁矿石投资高回报的吸引下,在确保资源供应安全的旗号下,国内钢铁企业和非钢铁企业进行了大规模的铁矿石投资,短时间内涌现了大批矿山企业。

  徐乐江认为,盲目投资铁矿石资源将带来新的风险,因为铁矿石不会像石油一样被消耗掉,会继续保存在地球上,未来中国工业化结束后,对铁矿石的需求将大部分转移至废钢。

  然而,矿商似乎不及钢铁企业那般忧虑。澳大利亚铁矿石生厂商FMG执行董事Russell Scrimshaw认为,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前景光明。

  澳大利亚第四大铁矿石供应商阿特拉斯公司首席执行官David Flanagan认为,目前有很多铁矿石项目推迟投产,铁矿石过剩将被推迟,目前的市场情景很好。

  钢企投资铁矿石之辩

  在铁矿石涨价直逼钢企利润底线的背景下,国内钢铁企业开始大举进行矿山投资,获得足够多份额的海外权益矿被大多数钢铁企业视为关乎企业生命的重要任务。

  徐乐江提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观点,他认为,钢铁企业大规模投资上游资源,有的企业甚至提出要100%实现控制资源的目的,这是“逆经济发展规律的做法”,其本质是对目前产业链现状不满的一种“矫枉过正”。

  宝钢的兄弟企业武钢近几年就在不断通过投资上游产业加大资源自给率,对此,武钢总经理邓崎琳曾直言,武钢这样做是“被矿商逼的”。

  “我一直认为,钢铁企业参与上游原材料投资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强化与上游企业的纽带关系,结成固定的产业链体系,次要目的才是获得投资收益,平衡原材料价格风险。”徐乐江说。

  但徐乐江赞成钢铁企业通过资本纽带对上游产业进行适度投资,这样可以增加企业之间的信任关系。

  徐乐江甚至提出了一条执行难度极大的建议——矿业企业参股中国钢铁企业,以实现矿山与钢企之间的双向资本纽带。这一建议之所以难以实现,是因为国内政府尚未放开对中国钢铁产业的投资。不久前,在国资委举办的座谈会上,国资系统的官员们讨论起钢企与矿商之间的矛盾时,依然反对矿商参股国内主要钢铁企业。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向上]
在线客服

在线咨询

咨询电话:
400-001-5128

请扫描二维码
打开手机站